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成人套图

燕赵晚报:“预谋失联”者忘记了社会责任

  5月3日,27岁的江苏无锡男子邹明(化名)等5名驴友相约到黑竹沟游玩探险,其中一人摔伤后,一行人下山。5月6日,邹明单独再进沟,当晚失联。事发后,景区及家属组织了大量人员在黑竹沟进行搜救,均无发现。但5月23日晚,邹明失联整整17天后,其父亲邹强(化名)终于在西藏拉萨市区一家青年旅社找到了他。邹明告诉记者,这一切都是他在半年前就想好的计划,他预谋了半年,就想让自己“失联”。(5月25日《成都商报》)

  一个人有选择生活方式的权利,当他认为自己生活得不愉快时,改变就不失为聪明之举。具体到邹明身上,他认为自己与父母之间存在沟通障碍,这让他感觉很累,并且在工作方面,他觉得自己从事的IT业很辛苦,再加上他认为城市里的环境不好。种种原因导致他产生了出去走走的想法,希望能够找到一种他想要的生活。从个人权利方面看,他的选择无可厚非。

  然而,他失联17天,却给他的家庭和社会都带来了极大的影响。他父亲花了20多万元请人在他失联的景区寻找,甚至打算卖掉房子筹集更多费用,其母亲、妻子和女儿自然也会为他的安全担心,景区和当地公安也没少为这事投入人力物力。他倒是一走了之,却让家庭和社会为他付出了巨大的代价。假如没有热心网友提供线索,按照他的打算,他至少要在外生活四五年,难以想象,这四五年的时间里,他的家人将经受怎样的磨难。

  这说明邹明没有把握好个人权利与社会责任两者的关系。我们每个人首先属于自己,有权处理自己的事。然而,人生活在社会当中,与社会其他成员之间存在千丝万缕的联系,人的社会性决定了,个人不仅属于自己,还属于亲朋好友,属于整个社会,不能只看到个人权利,由着性子去做自己想做的事,不顾及他人的态度与感受。

  邹明不是不可以背着背囊走天下,不是不能找一个地方安静地过一生。但他不能用失联的方式来实现这一梦想。他起码应该与家人有个商量,即使达不成一致意见,至少不能让家人不知其死活,为他的行为倾尽家产,一直生活在惶恐不安当中。

  这件事看起来不多见,其实极具代表性。社会上有不少固执的年轻人,认为长大了不要别人管,想干什么谁也阻止不了,既可以随便毁坏个人前途,也可以随便伤害自己的身体,这些做法也是社会责任感缺失的体现。每个人都需要一定的个人空间,需要拥有一定的自由支配权,其他人不宜对此干预过多,但在彰显个性的同时,也别忘了,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是想干什么就能干什么的。

  人民网评:“制度红利”迎来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曙光人类历史上,古今中外,经历了许许多多的政治制度、社会制度,它们有的已经成为了历史,有的正在走向没落,而东方的中国却一直以其独特的制度优势、庞大的经济体量、公平有效的发展成就,吸引着世界的目光,引领着人类历史的潮流。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特…【详细】

  人民日报大家手笔:建立中国自己的社会哲学关于社会哲学,我国学界曾存在一种误识,即认为历史唯物论就是社会哲学,因而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不少人对于是否有可能和有必要在历史唯物论之外建构独立的社会哲学存有怀疑。其实,在历史唯物论的创始人马克思、恩格斯那里,社会哲学是可以与历史唯物论…【详细】

来顶一下
近回首页
返回首页
一周人气文章排行榜
  • 1
  • 2
  • 3
  • 4
  • 5
  • 1
  • 2
  • 3
  • 4
  • 5
  • 1
  • 2
  • 3
  • 4
  • 5
一周推荐文章排行榜
  • 1
  • 2
  • 3
  • 4
  • 5
  • 1
  • 2
  • 3
  • 4
  • 5
  • 1
  • 2
  • 3
  • 4
  • 5

网站简介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