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投拆建议

百姓有冤情 到哪里去倾诉

  我是湖南宁乡沙田堆资村民廖倩芬,67年生,丈夫何进云(残疾人),因累遭地方势力郭东方勾结政府官员一再欺负和陷害,告状无门,再次借网络向社会公开他们的丑恶行为。

  1:2010年郭东方未经我家同意,怀有目的强行将我屋前几处责任田挖毁修了路,将我粮田侵占,侵占我自留土并卖给别人建房

  2:2011年郭东方堂兄卖地给外村人在我屋前建房,因之前与郭东方有过语言冲突,郭东方怀恨在心,借其堂兄建房有意齐我屋前塘基及左侧齐公路下基础,意欲将水路堵死,是郭东方仗着自己有关系,伙通政府领导、国土部门领导,导致我夫妇向村、国土、政府反映情况几十次都不调解问题,万般无奈,我们只得把情况反映到县国土局,信访办当即打电话到当时负责沙田国土一姓周的,问关于何进云家门前一建房的事是怎么搞的时,姓周的马上回答说:“我们正在处理”,于当天下午他们便以“违章建筑”的名义将其地基完全挖掉了,其目的是掩盖他们帮着地方势力欺负百姓的事实而毁灭证据,他们的行为激化了矛盾,当时郭东方堂兄非常气愤地说:“这么多人帮着搞的事都被搞翻了那还了得”,一句话道出了郭东方勾结地方各部门领导欺负百姓的真实内幕,而郭东方不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任,反用挖机将我家出路挖毁,侵犯我住宅,断我宾馆生意三年多。(当时负责主抓国土的是吴新桥和姓周的,政府项目负责人是李加强和陈敏)

  3:2012年政府征地修建叔衡广场,要用我家责任田,郭东方勾结项目负责人陈敏及管伟成,征地有意不通知我家便毁田填土,剥夺我责任田管理权力。

  4:后来拆迁户安置在我屋前,相关事宜更不与我们协商,导致安置户放样时我被郭东方兄弟殴打,并遭政府非法关押和我哥在政府办公室遭与政府官员勾结的郭东方殴打,并被非法关押18小时之久,(郭东方是政府的人带到办公室打人的,当时的经过有派出所的做了笔录)

  5:郭东方在地方胡作非为,危害百姓,因挖沙洗沙,损毁河坝,造成大片粮田荒芜,其中就有我们兄弟共几亩粮田荒废不能生产。

  他们目无法纪,欺负百姓。因他们包庇和掩盖事实真相,我多次向上面及网络反映情况,地方政府不作处理,于5月7日我被政府的人在宁乡县城拦截以后,直到6月30日到北京上访被长沙驻京办拦截回来,至7月22日政府左志华副乡长、叶刚毅乡长,派出所所长、项目办主任管伟成、综治办主任戴强、村书记何楚云、郭东方及我夫妇在政府开了一次会,会上我夫妇与郭东方根据事实据理力争,理亏的郭东方承认了以上事实,当天的会议,我们做了全过程的录音和视频,可以证明以上事实,但在8月14日政府却请县里几位领导,(退休聘用人员)再次开会为郭东方掩盖事实而不作结论,他们的目的是包庇郭东方并掩盖在政府打人的事实而推卸责任,同时说出了吴卫平做了一份材料的事(后经证实是捏造事实的假材料)。

  4:而政府征地关系到我满叔子无房户何作群的宅基地问题,郭东方指使政府的人百般刁难,何作群因夫妻矛盾感情破裂,其妻吴卫平提出离婚,后经双方村干部调解,方缓和了夫妻关系。当时调解中的有何楚云书记,他知道吴卫平娘家对我产生误会,他和郭东方的关系特别好,他们与政府领导一起谋划,以何作群将要破裂的夫妻关系为突破口,瞒着何作群及我们,大做文章,叶刚毅乡长和左志华副乡长派综治办主任戴强、司法所所长姜晓伟、堆资村何楚云书记不惜用公费专程从宁乡沙田几百公里赶到衡阳找到何作群妻子吴卫平,诱骗一个要离婚而且没有法律意示的农村妇女要她帮着做了一份假材料。(吴卫平离家并在衡阳市常宁松柏镇她姐的店里做事,他们是在吴卫平娘家打听到吴卫平在衡阳的),后我们多次向政府姜所长要求看材料但他不肯,因为我要证实这份材料,何作群打电线日回到娘家吴卫平答应何作群一起去政府证实,因被姜所长得知,怕事情败露,并打电话要她回衡阳,不要到政府来。9月25日再次到政府要求看材料,在我一再追问下最后才同意念一遍给我们听,并被我暗中做了视频方取得其中内容,并有视频为证,以下便是视频中记录下来的内容:

  以上视频材料中讲的:“在去年年底家庭成员召开会议”纯属捏造,我们根本没有开家庭会,何作群是2011年便打报告申请建房,为什么说去年年底开家庭成员会议呢?2013年3月9日吴卫平就离家出走了,年底根本没有回家,家庭成员为什么会出现政府项目办管伟成和村干部何楚云呢?关于说我夫妇因政府为安置户放样阻工,本来就是地方势力郭东方与政府领导所设计的圈套,放样是2013年4月8日,而吴卫平是2013年3月9日就离家出走,至今未归,要求她告状、阻工遭拒并打人一事成立吗?明明何作群是无房户需要建房,却说我是借他名义告状为自己争地基。国家对农民的政策好,他们却让无房户居不能安,业不能乐。

  1:不安排何作群宅基地。(郭东方与他们有非常的关系,在他们的政策下建了400~500多平方面积的房子。)

  2:捏造事实,搬弄是非,对我名誉损毁,成为向上面反映情况或上面来调查,说成我们是无理取闹,无事生非的刁民为依据。控制我正当上访,向上反映情况。

  建广场及安置户征地共用10户农户的责任田其他的都经过户主同意签字征用,而我家的责任田,因我家与当时组长郭东方有矛盾,是项目负责人陈敏、管伟成未经半点程序被郭东方毁田填土的,当我夫妇找到政府,陈敏却说:“我们不熟悉情况,不能每户都跟你们讲”。他们是领导、是项目负责人,那他们负的责任在哪里?程序又在哪里?无非是,与地方势力混在一起欺负老百姓。哪是什么政府领导,领导的形象又在哪里?是地方势力,是地方政府的人在制造事端,激发矛盾,他们给百姓造成经济损失和人身侵犯,使受害人受到经济、精神、身体的打击,使受害人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然而老百姓的这些伤害却恰得其反被地方势力及政府一些领导制造虚假事实,在他们的权力下所冤枉,他们官官相护,使百姓有冤无处伸,有屈不能诉。

  虽然上访是《宪法》赋予公民的权力和自由,也是公民的权力和义务。中共中央非常正视信访工作,先后下发了“两个解释一个规定三个意见和一个通知”。中共中央给予了上访百姓的一把“尚方宝剑”。但一个老百姓有什么能力?能把问题反映给党和中央吗?他们自己不作为,却以拦截和在百姓面前宣传“非法上访”等政策。根本不处理问题,明知上访遥遥无期,明知上访没有希望,不管他们使用什么手段,但我还是要用〈宪法〉赋予我的权力,不畏艰难险阻维权上访!

  @正义不要倒下 虽然上访是《宪法》赋予公民的权力和自由,也是公民的权力和义务。中共中央非常正视信访工作,先后下发了“两个解释一个规定三个意见和一个通知”。中共中央给予了上访百姓的一把“尚方宝剑”。但一个老百姓有什么能力?能把问题反映给党和中央吗?他们自己不作为,却以拦截和在百姓面前宣传“非法上访”等政策。根本不处理问题,明知上访遥遥无期,明知上访没有希望,不管他们使用什么手段,但我还是要用〈宪法〉赋予我的权力,不畏艰难险阻维权上访!

  钦佩!2楼点赞作者:zuoxiaohu时间:2014-10-16 15:53:00顶贴4楼点赞楼主:正义不要倒下时间:2014-11-14 14:58:005楼点赞楼主:正义不要倒下时间:2014-11-16 12:29:00上网听民情,下网解民忧,重视信访,关注民生,在湖南宁乡沙田只是一句空线楼点赞作者:高辉111时间:2016-12-14 17:22:00怎么深渊7楼点赞作者:灰暗的天2016时间:2016-12-14 20:24:00正常,这作风才符合贪官污吏和恶势力。8楼点赞作者:恩守雪山永不冻僵时间:2017-04-16 15:08:00控告驻马店市纪委市委法制办主任张卫东? ? ? 4月19日上午8点纯瞎话开庭,濒死前向省委所有巡视组并第四巡视组万里光书记、高建慧书记并吴主任等全组父母官发出求求的呼声。跪求为一个患难中将被灭口的小民苦妇做主一回。? ? 躲死偷生上访下跪从2016年4月20日进京国家信访局登记至今的结果是——纯瞎话案卷,全编瞎话掩盖杀人凶手所有罪行不取证,再纯编瞎话陷害我当时被杀未死至重残废的精神病丈夫。4月11日接驻马店市驿城区法院电线点开庭。这就是我一年多来携儿女躲灭口千哭百跪上访告状的真实结果。除了我只能认冤假错案纯瞎话护凶手害我们我再没一点办法啦…。

  案发至今一直是驻马店市纪委的张卫东涉法罩着杀人败类许元良,张卫东是市委常委兼职军分区政委市委法制办主任等职;系汝南县三桥乡野猪岗大队后店村人,张卫东与我娘家同村且有亲戚,(我有张卫东替凶手威胁我和解的通话录音)这个认钱不认人靠收礼买官的张卫东的强权对付我们贫贱老幼病残的一家结果不言而喻。我少女时代就知张卫东换老婆如走马灯,对原配老婆儿女抛妻弃子另攀权贵的无情无义之人。在钱面前张卫东一直是保凶手害我这个同村亲戚。村里人都说想买把枪找张卫东是小意思。这样不仁不义涉黑涉法的张卫东可能就靠着钱在驻马店买得诸多大权。

  2、我要求做伤情鉴定被拒称构不上,为此我市委门口跪哭并求我的饭店老总到东高派出所请客说情已做。

  3、鉴定结论出来张卫东派人来医院逼签和解,威胁称他们没伤心里都清楚,法律认的是一纸证明,别看杨俊杰是许昌的他们停几天闲了想弄张法医鉴定是很简单的。

  4、我没和解全天逃命上访驻马店市委各单位。这时张卫东以驻马店市委法制办名义签字不准刑拘许元良。

  7、年前张卫东找我娘家哥要找到我和解,我被吓拒,上个月张卫东给我娘家妈说三个开庭时间,由于案情纯属瞎编我去驿城区检察院并法庭诉冤情开庭时间推迟。

  总之,明明一个杀人案,灭绝人性的凶手只因我家穷孩子多衣服穿得破旧丈夫是傻子酒后尽兴就选择杀死我家取乐;许元良一伙败类人渣酒后手拉钢管等凶器进入我住处最内屋,扬起凶器尽情砸向我傻子丈夫,边砸边酒兴地说比用枪杀人刺激。警察医生赶到也不住手追到救护车抢我丈夫身体要求肢解喂狗玩。造成了我丈夫未死重残这整个事实。

  第二,在张卫东的涉法下杀人案被纯瞎话编造成了我傻子丈夫把人渣凶手打伤了,荒唐至极地扭曲瞎编成了打架互殴。

  第四,东高不查的事实还是杀害我丈夫的凶手不只是许元良两口二人,有头门口把门的和在110出警仪下出手的许元良妹夫合计四五个人,正好是办该假案110警察出警不提供证据我有啥办法啊。

  上月底张卫东电话警告我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和解,上访害住我自己。我能听懂张卫东强权涉法的警告,事实=瞎编;准绳=我傻子丈夫命大当时未死致重残,多次灭口我们逃脱4月19日可用张卫东的强权涉法把我家傻子准绳死;公正不如张卫东心正,客观不如张卫东大官啊…。携儿女惧死逃生是活人的本性,张卫东若算上个土匪求你给我家来个爽快的,暗地号住我住处把我全家用枪全部打死张卫东也算是个东西了!强权涉法编假对付我贫苦病残的一家在如今社会我除恐惧吊胆地生不如死真没有一点活路可选择啊。

  9楼点赞作者:ty_拼搏938时间:2017-04-19 21:03:00我也有冤!有像沙瑞金书记吗!帮帮我!10楼点赞作者:念是一种苦时间:2017-08-06 15:32:53湛江这边有冤情,撞死了人,告到法院,竟然一分钱都不用赔,这个案件就这么被判终结了!天理何在啊!有没有好心人帮帮我这可怜的一家人啊~11楼点赞作者:呼叫1616时间:2017-08-06 18:23:25单纯依靠政府是不行啦……人活着总会有出路的12楼点赞作者:htt309273459时间:2018-04-20 15:15:24举报了感觉没多大用,山高皇帝远,我也是石笋的,我们哪里也是这样,上面当官的来检查,村长这些就要提前给村民交代不要乱说话。乱说了会让你不好过。家里的老人胆子小,不会维护自己的权益。怕得罪当官的。就只有认人宰割。真的希望有关部门能管管。贫困户该享受的享受不了,都让当官的把钱吃了。我想问他们到底有良心没有。请问各位怎么举报他们这些贪官污吏13楼点赞作者:u_113428324时间:2018-05-08 17:10:14有用吗14楼点赞作者:时间:2018-06-15 09:55:32现在这社会就是这样!官官相护,要不认载,要不同归于尽!我和你一样也遇到了这些人渣,我也天天上网查怎样才能受到国家领导的重实!15楼点赞作者:贫困生涯时间:2018-06-24 20:56:16尊敬的各位领导你们好!我是陕西省西安市蓝田县三里镇樊家村三组程荣武,在国家各级层领导的关怀支持下于17年底返贫加入了贫困户享受D级危房5.1万元补助改造,然后在18年4月接到上级领导通知对原住危房进行改造,下来就凑了一万多块钱心想着把地基先打好,后国家就给一部分款,然后在想点办法解决下来建房的事,于是定于5月2日动工,谁料想刚开始挖不到少一半时,一场噩梦就降临了,二十多年全家不在家的邻居程田功叫来一帮村霸恶势力3人提的棍,开着装载机扎到地基旁,让二十多工人直接停工,并对我和父亲说在动工一下把你们就埋到这,工人只得一拥而散,我就问他啥情况,他总说你占了邻居程田功的地皮,我就说我两家房本身就没挨在一起,中间隔着不到一米的道,况且各家墙皮以外都是国家集体所有,至今那一米的道还在,他说你把庄基证拿出来,我说咱也不认识没办法说,你把程田功庄基证拿上我把我的证拿上,咱都交给国家处理解决,他变说没有的,我堂弟就问你没有证那咋处理,他说处理个锤子,并让他的人直接上往死里打,打死直接埋到这,不知道这恶势力有多大的背景及保护伞。一个戴眼镜的小伙直接拿了一块砖像我堂弟扑来,我赶忙要拉住他,就这样另外瘦小伙用砖从侧面直接拍到我头上,直接我就蹲在地上。后两人对我拳脚相加,我就晕了过去,等我晕晕乎乎缓过神他们还压在父亲和堂弟身上拳头打的没完没了,我受不了刺激然后逃出现场后,艰难的挪步走到暂住的屋里,就这样还不罢休提的棍拿的砖到处搜并扬言继续叫人,把村口所有的出口全封住一个都不要放走,逮住往死里打腿往折了打,文姬路派出所随之就到了但打人凶手都跑了,只剩一个恶势力没能走掉,问了现场的情况,并让我抓紧看病,然后到县城关医院经检查,医院不敢收伤势过重,让抓紧到西安唐都医院,然后没敢耽搁就进了唐都医院,当时意识模糊四肢发麻晕的想吐,差点撒手人寰,经及时救治才挽回生命,后经确诊为,急性闭合性颅脑损伤,脑震荡,颈部,背部及腰部挫伤,神经耳聋,抑郁,

  住院花费好几万出院后还需躺硬板床养,现在还有头晕耳鸣,记忆力不好反应迟钝的情况,真不知该何去何从,凑来建地基的钱也花光了,家贫十来年危房及生活压力2015年导致患抑郁症,近年来家中所有积蓄6万元全花光了,一直用昂贵的药治着并且好转。为了一家老小生活和治病已经贷了国家3万元款了,这下更是雪上加霜病情再次加重,经受这场打击母亲也生病了,还得治疗,我没钱没势,没一点办法只能再次给国家领导添麻烦,得到国家相关主管部门领导的援助,我就靠干重活养家!我们以后的日子该咋办啊!目前危房拆了地基上草都长的半人高了,危房改造也无法进行遭到巨大的损失和痛苦,就目前建房工价物价涨得厉害,生活也不知该咋样维持,至今一家老小,还在麻烦着国家给租的三间房里凑合着,望国家主管部门领导重视,至今村霸恶势力还逍遥法外,望国家明查彻查到底,明镜高悬,法制,公正,将这股村霸恶势力绳之以法,严查,严办,严打,以正国家法纪,解救我们及一方百姓于水火,希望好心人转发到国家主管领导部门及时得到解决方案。谢谢好心人了……

  我也有冤情要诉,三年了,因为我是农民,手中无钱送礼,又没有做官的亲戚帮我,所以遭到区,镇,村三级政府的迫害

  你好!我是陕西省商洛市商州区陈塬街道办事处!西新社区6组村民,1999年因婚嫁从陈塬办事处王原9组娘家迁过来的,与2005与现村任亚平离婚!至今未婚,这次拆迁,西新社区不给我安置房,说是我没拆迁房没地,但是国家宅基地2012年就停办了,土地机动地30年期没到,所以没变,我是地地道道的农民,为什么就不能安置呢,从2005年离婚至今我都在租房居住,孩子每次来我都没地方住,我租的房子太小,租金高了交不起,只想了老了有个窝,毕竟40多岁的女人!请求帮帮我,

  地方管辖范围针对我们全地方几十家企业没有合法的采矿许可证和林业手术能一手遮天,然而我们这也要求那也要求正规合法砂石场却因为没有官场朋友却被当官和违法企业套起被整去坐牢,感觉现在当官的比黑社会要黑

来顶一下
近回首页
返回首页
一周人气文章排行榜
  • 1
  • 2
  • 3
  • 4
  • 5
  • 1
  • 2
  • 3
  • 4
  • 5
  • 1
  • 2
  • 3
  • 4
  • 5
一周推荐文章排行榜
  • 1
  • 2
  • 3
  • 4
  • 5
  • 1
  • 2
  • 3
  • 4
  • 5
  • 1
  • 2
  • 3
  • 4
  • 5

网站简介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