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投资者关系

金融市场上的投资者)

  声明: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绝不存在官方及代理商付费代编,请勿上当受骗。详情

  投机者是指在金融市场上通过“买空卖空”、“卖空买空”,希望以较小的资金来博取利润的投资者。按照交易量大小,可划分为大投机者与小投机者。

  投机者愿意承担投机标的(股票、债券、现货、期货权证、外汇、黄金、邮票、艺术品、房地产等)变动的风险,一旦预测价格将上涨,投机者就会买进;一旦预测价格将下降,投机者就会卖出,待价格与自己预料的方向变化一致时,再抓住机会进行对冲,以此牟利。

  按照投机者持有合约时间的长短,可分为趋势交易者、当日交易者、“抢帽子”者。趋势交易者通常持有合约数日或数周、数月以上,待价格变化有利时,再将合约平仓。当日交易和“抢帽子”交易都是短线交易。

  从交易头寸区分,可分为多头投机者和空头投机者:在交易中,投机者根据对未来价格变动的预测来确定其交易头寸。买进期货合约投机者,拥有多头头寸,被称为多头投机者。卖出期货合约者,持有空头头寸,被称为空头投机者。

  从交易量大小区分,可分为大投机商和中小投机商:对大、中、小投机商的界定,一般是根据其交易量的大小和拥有资金的多少。这又和所参与交易的市场规模有关。目前,尚未有绝对的量化标准。

  基本分析派是通过分析商品供求因素来预测价格走势。技术分析派是通过借助图形和技术指标来对商品的价格走势进行分析。聪明的投机客也经常通过分析他人心理从而判断未来价格走势。

  长线交易者通常将合约持有几天、几周甚至几个月,待价格变至对其有利时再将合约对冲短线交易者一般是当天下单,在一日或几日内了结。当日交易者,一般只进行当日或某一交易节的买卖,很少将持有的头寸拖到第二天,一般为交易所的自营会员。抢帽子者又称逐小利者,是利用微小的价格波动来赚取微小利润,他们频繁进出,但交易量很大,希望以大量微利头寸来赚取利润。

  有人以期间的长短为准,长期投资叫投资,短期投资叫投机。那么,如果是看上了甲公司的前景才购买它的股票的,没想到,不过三两天的时间,它已经上涨了 10%,相信这是短期现象,股价的长期趋势虽然是上涨,但短期之内很可能下跌,于是卖出本来打算长期持有的股票,等它跌价时再补进。请问是投资还是投机?

  再假设我基于一向很灵的第六感,决定以 “对敲”(contra) 赌某股票的股价五天之内会涨。不料此回的灵感栽了跟斗,股价不涨反跌。由于相信跌势只是暂时性的,于是改变初衷,放弃对敲的原先策略,静待股价回升。由于股市一直低迷,自己又“不甘心”承受损失,不知不觉,两年过去了。如此,只因当初投机失算,被“卡”成了长期投资。请问我算是投资人还是投机客?

  市场参与者的额头上并没有打上“投资”、“投机”的标志;所谓的投资人可以因环境改变而摇身一变,成为投机者;所谓的投机客也可以被迫或自动转为投资人。许多时候,就连当事人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在投资或在投机。“凡事看着办”是给自己弹性,也是投资人应有的应变能力。

  金融市场根据金融工具是初次面市或转手交易可分为“发行市场”(也称“初级市场”)及“流通市场”(也称“次级市场”)。投资人响应“公开售股” (Initial Public Offering,简称 IPO) 的邀请,申请新股,这是属发行市场的活动。股民透过股票经纪商买卖股票则属流通市场活动。

  很多尚未能充分欣赏“资本主义制度”的人士认为:发行市场让企业或政府以发行证券的方式筹措资金,有“集资”的功能,对经济发展有确实的贡献;流通市场里的二手买卖行为既然不会为企业或政府带来资金,只是让投机份子“投机倒把”、“不劳而获”(在这些人眼中,投机客似乎总是赚钱的)的地方,对经济发展实在谈不上有什么贡献。

  这种观念的内涵可以一句话概括:“买”就是“投资”,“卖”就是“投机”。这种论调自然无法服人。

  资本主义制度下的“证券银行家”(investment banker)的观念则恰恰相反,他们在设计、推出一个融资工具时,必须考虑如何使该工具在发行后能具备良好的 “流动性”(liquidity)。所谓“流动性”就是卖方无须让价就能立即找到买方的难易程度。为了确保金融工具发行后的流动性,往往将之在某个证券交易所挂牌,或委托 “造市者”(market maker) 随时公开报价,承诺以所报的买卖价买入或卖出。这些安排的目的无非是要使欲卖出或买进该金融工具的人不愁找不到交易对手。投资人对于一个金融工具的发行后流动性有了信心之后,就会比较愿意进入发行市场来申购。

  再以另一个角度来说明投机及流动性的重要性。假设某公司发行证券融资,我们可以把投资人购买证券、提供资金给公司的“出资”功能比喻为一项长跑。如果该证券在流通市场有好的流动性,原始出资人就不必独力跑完全程,他在需要休息时,可以把棒子交给另一个跑者;第二个跑者跑累了,也同样可以把棒子递给下一个自愿入场的人。如果大家都了解:只要不想跑了,可以随时退出跑道,由别人接跑,那么,愿意进场一试的人肯定会大大增加。如果规定每人必须跑完10公里的距离,除了长跑健将,恐怕许多人都不敢进场。他们会选择到其他较有弹性的跑场去。

  让参跑人自由选择何时下跑道、何时退出跑道,可以使得跑者都处于最佳的体能状态。换成财务用语,这就是说证券发行人融资成本将会降低。

  在一连串的跑者里面,难免有一些是只愿意跑几步的。只要他们是以公平的竞争取得当时的接棒权,他们对整个跑程的完成就有一定的贡献。如果硬要给他们扣上 “投机客”的帽子,除了将他们拒之于场外,也恐怕会吓走了没有把握一定能或愿意跑足特定距离的人。就证券而言,有意或有能力扮演出资角色的人少了,就是 “流动性”低了。

  投机者必然是理性寻利者,为了谋取高报酬,他们也冒了高风险;既然下了较大的筹码,他们必然更关心所有可能影响价格的因素。由于他们专找目前市价与“真实价值”脱节的产品为投机的对象,他们所拥有的讯息会透过他们的交易反映在市价上。例如,他们认为甲股票被低估了,于是进场吸购,造成股价上升。其他原来并不具有同样消息的人也能凭新的股价推知市场上有人看涨这只股票。因此,投机者买低卖高的寻利行为会把市价推近其真实价值。

  不论是一般商品或金融产品,让其市价能尽量忠实地反映市场的供给与需求是非常重要的,因为价格是市场参与者竞争该产品使用权的依据。如果价格被政府管制或其他因素(如大户非法操纵)扭曲了,将不能确保资源会被最佳使用者取得,这将造成资源的浪费。投机者的贡献就是使市价更能反映资源的经济价值,从而帮助社会资源得到最佳的分配与运用。

  当然投机者的判断不是永远都是对的。不过,当他们做错了决定的时候,得自己承担损失,因此,在意识到自己判断有误时,他们会立即认错以减少损失。“知错立刻改”以及“对的时候多于错的时候”(否则他们早已绝迹了)的特点使得投机族对市场效率的提升功不可没。

  投资者与投机者两者之间的差别在于:投资者的投资行为是基本遵循价值规律的,他们会根据多种科学的经济指标来进行买卖操作。他们的行为不是盲目的,仅管其决策的结果不一定是正确的。而投机者则不同,他们只追求“利润”,甘愿冒任何风险,他们更不会考虑价值规律的存在。只要认为所买入的目标会在某种因素的作用下上涨(比如炒作),就会坚决买入,以期从中获取利润,而不管其未来的价格是否合理。

  在19世纪20年代末期的牛市行情中,另一个现代华尔街经纪人的原型人物出现了。此类人物在此之前尚未登场,在此之后他们就再也没有离开过华尔街,直到今天。他的名字叫雅各布·利特尔(Jacob Little)。利特尔和上一代的威廉·杜尔不同。杜尔的特长是获取政府内幕消息(或者更精确地说,他的特色是让别人觉得他能够获得政府的内幕消息),而且,杜尔在需要背叛他的合伙人时会毫不犹豫,他会利用合伙人的钱为自己牟利。按照今天的标准来看,杜尔是个十足的骗子。

  但是利特尔是个独立的经纪人,他没有任何政府关系,也没有长期合伙人。他靠比其他证券交易者对市场一些特殊事件的更准确的判断来挣钱,而且他是用自己的钱在牟利。换句话说,雅各布·利特尔是个股票投机者,他是通过市场的短期波动来获利,而不是对有发展潜力的企业进行长期投资。

  投机一直是一个颇受争议的名词,至少在华尔街以外的地方是这样的。投机者经常被看成是资本主义市场发展进程中的寄生虫,他们并不创造财富,但却能从中牟利。当然,经纪人们很乐于看到人们热衷于投机,因为他们可以借此进行频繁的交易为自己增加大量的佣金。但是,这些投机活动也大大增加了市场的流动性,提高了交易量,增加了市场的参与者,而这恰恰有助于确保市场产生最公正的价格。但是“投机者”一向是华尔街上一切不幸的“替罪羊”,他们总是会被指责为每一次市场狂热以及必然随后而来的熊市的罪魁祸首。

  作为华尔街第一位伟大的投机者,雅各布·利特尔通常在市场行情下跌的时候进行操作,他喜欢赌股价的下落。正因如此,他是华尔街第一个以“大熊星”的绰号而闻名的人(但他绝不是最后一个)。但是,他最初的名声却是来自于对19世纪30年代最热的股票之一-莫里斯运河和银行公司(Morris Canal and Banking Company,以下简称莫里斯运河)上涨行情的准确判断。1834年,市场飞速上涨,莫里斯运河是这次牛市的龙头股,但利特尔已经知道华尔街的许多大玩家已经卖空了这只股票,正在等待它的下跌。

  利特尔看到了机会。在那个时候,卖空者承诺在将来一个特定的时间以特定的价格交付股票,如果股价在卖出日和交付日之间下跌的话,卖空者可以在交付日从市场低价买入,进行交割而获得价差。

  但是如果股价上升的话,做空者将遭受损失。更糟的是,至少在理论上,股价是可以无限上涨的,因此对一个做空者来说,潜在的损失是无限的。华尔街有条古老而神圣的规则,正如下面这首著名的打油诗所说的那样:

  利特尔组织了一个投机者集团悄悄地购买莫里斯运河的股票。当那些卖空者为了交付股票而到市场上购买莫里斯运河的股票时,他们发现了一件可怕的事情-利特尔和他的朋友们已经买断了这只股票,他们事实上控制了这只股票所有的流通股。利特尔的集团以大约10美元的平均价格买进了这些股票,不用说,他们是决不会以这个价格将这些股票卖出的。在一个月之内,莫里斯运河的股价飞涨,达到每股185美元,利特尔和他的同伙大发了一笔横财。

  一夜之间,利特尔成为了华尔街上最著名的投机者,并且保持这一名声长达20多年之久,尽管这一期间他曾三次破产。但每一次他都能努力地从失败中站起来,仿佛一只投机的不死鸟从破产的灰烬中重生。最终,他在1857年的市场崩盘中第四次破产,从此一蹶不振。此后数年,他仍然混迹于华尔街直到去世,但他只能零星交易一些小额股票,他的辉煌时代早已一去不返。

来顶一下
近回首页
返回首页
一周人气文章排行榜
  • 1
  • 2
  • 3
  • 4
  • 5
  • 1
  • 2
  • 3
  • 4
  • 5
  • 1
  • 2
  • 3
  • 4
  • 5
一周推荐文章排行榜
  • 1
  • 2
  • 3
  • 4
  • 5
  • 1
  • 2
  • 3
  • 4
  • 5
  • 1
  • 2
  • 3
  • 4
  • 5

网站简介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