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投资者关系

U盘之父遭架空被辞职:朗科专利授权模式遇挑战

  朗科科技董事长邓国顺的突然离职,让人猜测颇多。到底是公司内讧,还是其不看好公司发展前景,主动选择辞职,并乘机套现,一切还都是一个谜。

  位于深圳南山高新区的中国科技开发院孵化大楼6楼的深圳朗科科技有限公司(300042.SZ),在今年前9个月内,经历了上市、股价大跌、创始人离去的跌宕起伏。

  1月8日,朗科成功登陆创业板,募集金额6.12亿元。9月10日,朗科创始人、中国U盘之父邓国顺突然宣布辞职,成为创业板公司上市不足一年首位离职的董事长兼总经理。

  9月20日,在朗科公司,时代周报记者想探究此事的真相,但市场部彭姓小姐告诉时代周报记者:“Frank(邓国顺)的离职,对于公司的运营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影响,他已经很久没有直接参与公司的管理了。”

  成立于1999年的深圳朗科公司,是国内最早进行闪存盘电子产品研发的消费电子公司。

  今年上半年,朗科科技半年报发布未到一个月,朗科创始人邓国顺突然宣布因“个人原因”离职。9月13日,朗科另一创始人、第二股东成晓华被迅速推选为朗科新任董事。

  在邓国顺发布离职报告后,朗科科技股价出现破位走势,从9月13日收盘价33.41元一路下跌至28.26元。

  “作为公司领导人,邓国顺的此次离职有很大的问题,缺少了核心人物,企业的灵魂就没有了。”飞象网CEO项立刚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邓国顺离职其实早在业内预料内”,一位曾在朗科担任中层领导的人士介绍:此前朗科已出现至少4次以上的人事变动,2003年曾有数名经理级别人物集体辞职,而原因是邓国顺并不注重产品研发。

  据此人士透露:“Frank是一个较为霸道和独裁的人,他只要作出了一个决策,其他人将很难更改。早前公司在未来发展方向上,内部其实就已经有了争斗,但最终还是邓占上风。”

  在记者采访过程中,朗科内部员工对邓国顺的离职表现得极为平静,多人称此事件对员工没有任何影响,公司也未为这位朗科创始人举办任何的欢送仪式。

  “Frank和Steven(成晓华)都是公司的创始人,谁来执掌其实并没有什么影响,并且Frank很久都不直接负责公司运营部分,朗科负责技术这一块的是我们的宗副总裁。”彭小姐称。

  “成晓华还比较注重技术研发,如果当时是他在位,我们一批人也就不会走了,毕竟大家都是想干事的人,这也是朗科一直都存在着内斗的原因。”朗科前员工对时代周报如此说。

  耐人寻味的是,自邓国顺发布辞职消息后,负责媒体联络的公司董秘王爱凤却显得异常低调。据彭小姐称:王爱凤目前正在休假。

  “王爱凤和邓国顺的关系一直比较好,这是内部都知道的事情,Steven上台后,肯定会清洗一部分人。”对于董秘在公司处于风口浪尖的时候选择休假的异常现象,朗科前中层人士一语中的地指出。

  “朗科的确属于国内最早的消费电子创新公司,我们都是朗科带着入行的。但它却长期受困于公司模式调整的争论,因Frank的强势,所以运营模式一直没变。”朗科前员工对时代周报记者称。

  据此人士介绍,朗科最大的特色在于慢,业内一般完成一个优盘只用3周的时间,而朗科却要花费2个月。而朗科的运营战略一直没有太大变化,此前离开朗科的一批经理级的人物辞职后,在其基础上研发出了新产品,成立了新公司。

  “朗科为消费电子培养了早期人才,但它却逐渐被淘汰率极高的消费电子行业所抛弃。”

  自1999年设计出国内第一个U盘后,依托闪存盘为核心的专利运营模式一直是其主线年,朗科来自专利授权许可的收入分别占据主营运收入比例的3.79%、9.37%、16.50%及12.76%,呈现递增状态。

  通过研发-申请专利-专利授权-收取专利费的模式,2006年,朗科闪存盘专利运营业务毛利率达到100%,2009年则为99.85%。而朗科另两大业务—移动储存及芯片的生产销售及毛利率则长年被压缩,2009年朗科闪存产品的毛利率仅为18.5%。

  作为国内第一只U盘设计者,优盘早已成为其最具市场号召力的业务之一。“这个业务其实早就是业内的‘通用’技术了,但朗科却一直死咬不放,作茧自缚。”朗科前员工称。

  近年来,朗科多次因优盘专利接连与国内外各大电子企业如华旗(爱国者)、索尼(无锡)及美国存储器第二的PNY打官司。2004年,朗科起诉当时还在深圳的华旗公司专利侵权。2006年,朗科与华旗庭外和解后,华旗北上北京。

  与朗科主打专利运营模式不同的是,华旗不仅做移动储存业务,还致力于研发多种新型消费电子产品,并成功打造出爱国者品牌。“华旗离开深圳,是不想和朗科纠缠。它的公司高层侧重的是研发技术,稳扎稳打,也没有急于上市。”朗科前员工称。

  2010年,朗科依托于专利授权获取利益之路在上市后遇到瓶颈。4月6日,朗科旗下最具市场竞争力的优盘商标被有关部门正式认定为商品通用商标,予以撤销注册,7月7日,朗科与国际品牌金士顿的4年专利合同到期。

  “朗科依托专利授权盈利是邓国顺最早定下的道路,此次他的离职,有可能是朗科盈利模式调整的前奏,因为仅依靠专利授权想要持续发展,对电子行业来说非常难。”朗科前员工对时代周报记者如此表示。

  “从邓国顺的角度来说,作为一个领导人确实是有很大的问题,电子领域变化很快,你要是跟不上时代的发展,就非常容易倒退。”项立刚对时代周报记者称。

  邓国顺发布辞职声明后,他成为了目前创业板离职潮中第一个总经理级别的人物。而即将到来的2010年11月,国内首批创业板上市的28家公司将迎来第一次解禁潮。

  据深交所现行高管持股销售条例规定:为限制上市公司高级管理人员离职行为,在申报离任的6个月后的12个月内,抛售股份不能超过所持总数50%。而离任的12个月期满,则可全部解锁。

  若高管们不辞职,则上市后12个月内,不能出让所持股票。上市12个月后每年出售股票不能超过其所持股份的25%。而11月份,正是创业板离职高管的一年之约到来之际。

  “创业板上市公司可以说是一个时代的开始,也是一个万恶的根源,有些公司为了融资而上市,有的公司并不缺钱,却为了兑现中层员工的工资比例而上市。”项立刚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2009年末,网宿科技上交了最烂年报,营业收入与净利润双双垫底,而其上市前后的一系列不正常举动,让创业板高管套现有了一个专属名词—“网宿现象”。

  在巨大的利益驱动面前,朗科与网宿科技,拥有诸多相同的经历:上市前各项数据一片飘红,上市后却极速“变脸”大幅下跌,原因归结同为行业发展情况不佳,其后,公司主要负责人突然离职。

  网宿科技(300017.SZ)上市前两年盈利增长均超过20%。上市后公司业绩就开始大变脸,2010年上半年净利润仅为0.15亿元,同比下降29.98%,每股收益仅0.1元,较2009年跌幅高达69.7%。今年3月,网宿科技独立董事王开田、总经理彭清同时请辞。彭清所持股票市值套现后高达8600万元。

  与此非常类似的是朗科,上市前三年,每年盈利均在3900万元左右,然而在登陆创业板后,朗科的业绩出现大变脸:8月26日,朗科发布2010年半年报:上半年,朗科科技收入1.06亿元,同比下滑3.02%,实现净利润957万元,同比下滑33.15%。与业绩相对应的是,朗科的股价跌破发行价39元,跌幅超过34.5%。

  其后,邓国顺辞职,其所持股票市值高达4.4亿元。而朗科上市前,其个人年薪仅为41.63万元。这使得邓国顺有充足的理由选择套现。

  针对市场的套现疑惑,朗科公司称:上市时邓国顺及成晓华已承诺3年内股权将不会有任何转让。但项立刚对此却持质疑态度:“虽然股权不转让,但是他们内部的操作大家都不会知道。”

  随后,时代周报记者多方联系邓国顺未果。一位熟识他的媒体朋友称:“目前,邓不想接受媒体的访问,也不想发表任何的意见。”

  请勿发布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法规的言论,会员观点不代表远景论坛官方立场。

来顶一下
近回首页
返回首页
一周人气文章排行榜
  • 1
  • 2
  • 3
  • 4
  • 5
  • 1
  • 2
  • 3
  • 4
  • 5
  • 1
  • 2
  • 3
  • 4
  • 5
一周推荐文章排行榜
  • 1
  • 2
  • 3
  • 4
  • 5
  • 1
  • 2
  • 3
  • 4
  • 5
  • 1
  • 2
  • 3
  • 4
  • 5

网站简介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