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投资者关系

致生联发成首例机构投资者集体维权案例定增浮亏60%

  5月22日,新三板明星公司致生联发(830819)公告称,3家做市商和9家私募产品股东联合提议召开股东会,审计公司账目并派驻董事。

  这是一家曾豪言将市值做到100亿的公司,这是新三板首例机构投资者集体维权。

  2014年6月24日即挂牌新三板的致生联发,目前主要从事物联网相关领域产品和解决方案及系统的研发、生产和销售,物联网整体解决方案的设计、咨询和服务及实施。

  5月22日,新三板挂牌公司致生联发公告称,董事会收到函件,股东东北证券、广发证券、东兴证券三家券商做市账户,以及天弘基金、水木创融等管理的9家私募产品联合提议,于7月4日召开临时大会的函。

  这些机构加起来一共持有致生联发超过10%的股权,他们要求由提议股东聘请会计师事务所,对公司2015年至2017年的经营情况进行审计,并且派驻两名代表进入公司董事会。

  两名代表分别是天弘基金新三板业务负责人常远和北京水木创融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投资副总经理尹继亮。

  据悉,此次提议是由天弘基金牵头发起的,目的在于参与公司管理。“公司连股东名册都不给看,更别说查账了。一些企业在拿到钱之前和之后像两个人,一旦出现问题,就开始不配合了。”

  致生联发曾是新三板上交易最活跃的股票之一,是一只物联网概念的明星股。公司于2014年6月挂牌新三板,两度进入创新层,日交易额一度超过5000万元,做市价格最高触及7.04元,股东人数去年突破800户。

  2015年致生联发分别以7.12元、14.88元、22.77元每股的价格完成3次融资。2015年11月,致生联发完成每10股转增40股的权益分派。2016年4月,再以4.67元每股的价格完成了1次融资。

  4次融资合计募集资金4.85亿元,包括嘉实基金、天弘基金等在内的73名投资者通过定增参股致生联发。

  公司董秘表示,公司不便回应,但跟提出议案的股东保持了良好的沟通,股东们知道并理解公司的现状。关于公司的南阳项目等情况要过两天才能公告。

  5月11日,由于未能按时披露2017年年报,致生联发及公司董事长卜巩岸、董秘均被全国股转公司实施自律监管。截至目前,公司仍未披露年报和一季度报告,

  “联合提议召开股东大会肯定是实在没办法的办法,说明各种沟通都不行。”一位未参与公司做市的券商做市业务负责人告诉记者。他还表示,根据相关法规,做市商不能参与任何企业运营、管理事务中。截至发稿,尚未有公司做市商正面回应第一财经。

  2017年中报显示,东北证券和广发证券是致生联发最大的两家做市商,分别持有公司2.1%和2.06%的股权,是公司第八和第九大股东。

  今年以来,国泰君安、兴业证券先后退出为公司做市,但仍有18家券商留在致生联发的做市商行列。他们绝大多数是2016年底到2017年上半年从二级市场买入公司库存股的,正好是位于股价高点,按照最近收盘价,浮亏幅度较大。

  “新三板市场正迎来大量刚性兑付的产品到期,如果风险处理不当,可能会对市场整体信心形成较大打击。”参与致生联发定增的人士称,“机构投资者维权方式还是很多的,可以召开临时股东大会、向监管投诉、公开问询,甚至跟企业对簿公堂来维护自身权益。”

  在资金压力面前,致生联发一度寄望于IPO能够纾困。然而从无限风光到一地鸡毛,只用了几个月的时间。

  致生联发的2017年中报,营业收入9155.65万元,同比下降30.64%,净利润710.61万元,同比下滑65.54%。

  对于上半年业绩下降,致生联发解释称报告期内,公司的商业模式较上年度发生了较大的变化。由于整体经济环境发生了比较大的变化,在客户需求和产业需求上呈现弱势,业务回款周期拉长。

  2015年,业绩高增长的背后,是致生联发高达1.36亿元的应收账款和预付账款。前一年两者相加仅为4053.7万,240%的增长率远高于营业收入的增长率。其中,应收账款更是从768.9万增长至6555.11万,增长高达752.52%。

  南阳智慧农业项目是压垮致生联发资金链的重要因素。据致生联发披露,2016年实施完毕的南阳智慧农业项目,合同总金额3.53亿元,该项目2016年确认收入2.75亿元。公司在2016年收回合同款4700万元,长期应收款3.06亿元(含未确认融资收益3777.57万元)。

  2017年3月,致生联发与中线渠首(南阳)农业发展有限公司(下称:中线渠首)签署《合作备忘录》,初步确定要参与南阳智慧农业项目二期的建设,该项目建设费用8亿元。

  在《合作备忘录》签订之前,致生联发于2017年1月23日启动了新三板第5次融资计划,拟以4.95元-5.20元/股的价格发行不超过1亿股,募资不超过5.2亿元。

  这次募资计划最终以失败告终。致生联发二级市场股价与定增价倒挂或为其募资失败的根源。

  由于资金承压,致生联发不得已放弃了智慧城市建设领域的部分项目,杭州大剧院信息化建设项目、南阳项目二期建设公司未能如期参与。

  股权融资受阻,致生联发启动债权融资,获得多家银行授信。并在2017年9月从4家小贷公司借款3000万元,实控人卜巩岸用所持14.86%的股权为该笔贷款提供担保。

  2017年底,致生联发风险开始集中爆发。本应对中线日收回的关于南阳市智慧农业建设项目的6121.02万元合同款未按时收回,后续四期款项共计约2.45亿元能否按期收回存在重大不确定性。此外,致生联发实控人股权、公司账户被冻结,并有银行借款逾期未能偿还。

  致生联发资金缺口到底有多大,不得而知。仅从银行冻结情况来看,致生联发3个账户被冻结金额合计仅101.65万元。另外,因无法退还定增原定认购对象深圳前海盛世轩金投资企业(有限合伙)441.45万元的保证金,致生联发被起诉。

  致生联发表态,预计将于2018年6月28日披露2017年年度报告。距今还有一个多月时间。

来顶一下
近回首页
返回首页
一周人气文章排行榜
  • 1
  • 2
  • 3
  • 4
  • 5
  • 1
  • 2
  • 3
  • 4
  • 5
  • 1
  • 2
  • 3
  • 4
  • 5
一周推荐文章排行榜
  • 1
  • 2
  • 3
  • 4
  • 5
  • 1
  • 2
  • 3
  • 4
  • 5
  • 1
  • 2
  • 3
  • 4
  • 5

网站简介版权所有